當前位置: 首頁 » 頭條 » 經濟頭條 » 正文

螞蟻金服上市啟航,再造一個阿里巴巴:出生草根 估值超小米?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5-03-20  來源:財經  作者:由曦  瀏覽次數:519
核心提示:導語:螞蟻金服整體估值在1700億元-2000億元人民幣左右,這還是67%的股權估值,如果算上可能預留給阿里巴巴集團的33%的股權的

導語:螞蟻金服整體估值在1700億元-2000億元人民幣左右,這還是67%的股權估值,如果算上可能預留給阿里巴巴集團的33%的股權的話,整體估值在3000億元人民幣左右,約合500億美元。


螞蟻金服上市啟航,再造一個阿里巴巴:出生草根 估值超小米?

螞蟻金服上市前A輪融資于去年底開始,該計劃代號為“啟航項目”,由中金公司擔任獨家財務顧問。在A輪融資中,螞蟻金服擬采取非公開增發新股的形式來增資擴股,其增發的新股占增發后總股本的10%。

按照中金給出的估值測算,螞蟻金服本次引資10%對應的投資對價大體在170億元-200億元左右。因此,螞蟻金服整體估值在1700億元-2000億元人民幣左右,這還是67%的股權估值,如果算上可能預留給阿里巴巴集團的33%的股權的話,整體估值在3000億元人民幣左右,約合500億美元。

就在螞蟻金服緊鑼密鼓地A輪融資之時,2014年12月29日,雷軍宣布小米完成第六輪融資,總融資額11億美元,公司估值450億美元。這一數字激起一片歡呼,因為這意味著小米超越估值400億美元的Uber,成為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互聯網公司。

在看到這條新聞時,估計馬云和彭蕾都笑了。

業界推測,螞蟻金服最有可能在中國內地A股或者港股上市。《上海證券報》援引相關資料指出,螞蟻金服的內部目標是2017年在A股上市。通常來說,A股會給企業更高的估值,港股則有更便利的融資機制,但這種優勢可能會隨著A股融資機制的改革而下降。

去年,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創出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的IPO,這對包括中國監管層在內的市場各方沖擊較大。國務院為此要求證監會會同深圳證券交易所,共同研究中國互聯網企業境內上市的改革方案。而深交所其實一直在力爭放寬互聯網企業或高科技企業上市條件,其A股的互聯網板塊亦綢繆多時。一位深交所內部人士透露,螞蟻金服確實與深交所有過接觸,但最終選擇在哪里上市是企業自己的決定。在他看來,如果A股注冊制改革推進順利的話,螞蟻金服這樣的公司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上市,融資都會很便利,境內外的優劣勢可能出現轉變。

無論上市地選擇何地,螞蟻金服IPO如獲成功,無疑預示著這個時代對互聯網金融最高規格的擁抱。

再造一個阿里巴巴

一些投資界人士認為,螞蟻金服上市后有可能接近阿里集團的估值,成為A股市場上罕見的近萬億元市值的互聯網+金融的雙料標桿公司

《財經》記者獲悉,按照中金給出的估值測算,螞蟻金服本次引資10%對應的投資對價大體在170億元-200億元左右。因此,螞蟻金服整體估值在1700億元-2000億元人民幣左右,這還是67%的股權估值,如果算上可能預留給阿里巴巴集團的33%的股權的話,整體估值在3000億元人民幣左右,約合500億美元。

而據《上海證券報》報道,在一份鼎暉基金給出的融資推介報告中,螞蟻金服投前估值預計2000億元人民幣-2500億元人民幣(約350億美元-400億美元),融資金額200億元-250億元人民幣,對應公司10%的股權。

考慮到A輪融資就達到了約500億美元(3000億元人民幣左右)的估值水平,考慮到IPO時的估值溢價,投資者對于螞蟻金服上市后的表現更寄予厚望。加之A股市場明顯較高的估值水平,一些投資界人士認為,螞蟻金服上市后有可能接近阿里集團的估值,成為A股市場上罕見的近萬億元市值的互聯網+金融的雙料標桿公司。

目前,阿里集團的市值超過2000億美元(約合1.3萬億元人民幣)。一些樂觀投行人士估計,若螞蟻金服在并購整合方面有新的大動作,其盈利能力持續上升,在A股上市后其市值可能有望超過股份制商業銀行,成為A股市值前十名公司。根據交易所的數據,截至2月12日,工商銀行A股市值為1.16萬億元人民幣,總市值約合1.6萬億元,其他股份制商業銀行的市值多不到萬億元,它們均有可能被螞蟻金服趕超。

但是,上述分析也被其他的投資界人士認為是鼓吹泡沫。一位私募基金經理提醒,螞蟻金服的100億元凈利潤不是現在,而是預期到2017年,即使按50倍市盈率計算,螞蟻金服兩年后的估值不過5000億元人民幣左右,若更合理估值,上市后恐怕應當在3000億元人民幣市值(約合500億美元,與目前A輪融資的估值相同)。

《財經》記者獲悉,截至2014財年末,螞蟻金服的資產總額為271.7億元,2014財年調整后的凈利潤為26億元左右,調整后凈利潤率為26%。

一位前阿里系資深員工說,假如螞蟻金服只有一個支付寶的話,其500億美元的估值僅相當于阿里巴巴集團在美上市市值(2000億美元)的40%,可以說是一個公允價值,如果再算上其他的業務板塊的話,估值并不算高。

螞蟻金服脫始于支付寶。支付寶集中了馬云的“精兵強將”,在整個阿里帝國中有著重要的戰略地位。相比淘寶和天貓,其品牌美譽度更高。同時,支付寶還是目前阿里系在無線端最強的流量入口,具有阿里系中最強的技術體系和架構能力。

咨詢公司iResearch調查顯示,在2014年第三季度在線支付市場中,支付寶占了49.2%的份額。在移動支付領域,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支付寶更是占據了82.6%的市場份額。更為重要的是,支付寶已經基本連接了中國所有的商業銀行,成為了事實上的轉接清算機構,如果一旦中國轉接清算市場放開,其很有可能獲得轉接牌照。

除了支付寶以外,螞蟻金服旗下還包括了余額寶、招財寶、螞蟻小貸、芝麻信用及籌備中的浙江網商銀行等。

但也有人對螞蟻金服的發展前景表示謹慎。一位投資人指出,從金融本身的核心競爭力來看,螞蟻金服目前的優勢主要集中于支付結算、消費信貸和對商戶的貸款上,其在資產端上與傳統金融機構尚存差距,還沒有形成“前店后廠”的能力。此外,螞蟻金服雖在征信方面積累多時,但以國內目前的大數據分析能力來看,離真正的顛覆式創新尚有距離。

但更多互聯網行業分析師認為,螞蟻金服的核心優勢在于其平臺戰略,這在未來極具價值,一位資深PE投資人說,螞蟻金服最大的優勢在于大數據和云計算方面的領先實力,這方面潛力巨大。

“國家隊”入場

對于出身“草根”的螞蟻金服而言,引入國家隊一方面可以替其“背書、站臺”,為其以后的上市“鋪平道路”,另一方面,這些戰略投資者自身的比較優勢,也能和螞蟻金服形成協同效應

解析螞蟻金服對于投資者的選擇,對于把握這家新銳公司的未來價值至關重要。從戰略協同等方面的因素考慮,此輪融資其主要選擇了“國家隊”。

《財經》記者獲悉,為了尋找潛在投資者,中金公司在融資初期就曾為螞蟻金服選定了20家左右的具有國字號背景的金融機構或者產業基金。

在經過初步選擇后,螞蟻金服于2014年12月26日向入圍投資者發出交易程序函,隨后向這些投資者開放了在線資料庫,該在線資料庫中包含投資螞蟻金服的價值分析報告,螞蟻金服財務報告及審計報告等資料。接著,入圍投資者又與螞蟻金服進行了雙方法律文件草稿的磋商反饋、管理層訪談等步驟,并在2月初提供了最終報價函等文件。

據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螞蟻金服希望引入具有戰略協同價值的投資者。因此,國字號的金融機構頗受青睞,在整個談判的過程中,螞蟻金服顯得比較強勢,在談判的條款上鮮有讓步。

事實上,在此前支付寶陷入股權爭議時,阿里巴巴集團就引入了中投公司、中信資本及國開金融,這些機構既抬高了阿里巴巴集團的“身價”,其所提供的資金也幫助馬云完成了支付寶“私有化”的過程,而在阿里巴巴集團上市之后,這些機構收獲頗豐,達到了雙贏的目的。

在此次“啟航項目”所引入的眾多國字號背景的投資者中,入股比例最高、最受關注的是社保基金。

在2014年10月30日舉行的“2014光大控股投資年會”上,社保基金副理事長王忠民就表示,互聯網企業目前已經有了很好的盈利模式,未來社保基金看好互聯網領域投資。王忠民還特意提到了阿里巴巴,他說,如果社保基金之前投資了阿里巴巴,可能已有了很不錯的投資成果。

錯過了阿里巴巴,社保基金不愿意再錯過螞蟻金服。《財經》記者獲悉,在螞蟻金服再融資的過程中,雙方始終保持著緊密溝通。為了推介螞蟻金服,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曾帶隊拜訪社保基金理事長謝旭人,在隨后雙方達成的投資意向中,社保基金投資額約占增發后股本總額的5%,這個入股比例要高于其他投資者。

將這種確定性比較高的錢讓社保賺,螞蟻金服有其自身的意圖。對于出身“草根”的螞蟻金服而言,引入國家隊一方面可以替其“背書、站臺”,為其以后的上市“鋪平道路”,另一方面,這些戰略投資者自身的比較優勢,也能和螞蟻金服形成協同效應。

這種戰略協同的作用在與金融機構合作時更加明顯。螞蟻金服在大數據和云計算上的底層技術優勢可以輸出給這些金融機構,同時其流量和渠道優勢也為傳統金融機構所看重。而傳統金融機構線下網點、金融產品生產的能力又可以為螞蟻金服所用。

此番引入郵政儲蓄銀行就體現了這種思路。郵政儲蓄銀行作為一家在中國網點最多的銀行,在城市、縣域和農村都有著廣泛的網點,特別是其對農村市場的下沉,是其他金融機構所不具備的,這種資源稟賦非常符合螞蟻金服乃至整個阿里巴巴集團進軍農村市場的戰略,而郵儲銀行自身也將農村市場的發展作為其未來發展的重大機遇。

螞蟻金服缺網點、郵儲銀行缺技術,這為兩者提供了合作的契機。郵儲銀行董事長李國華在2015年1月曾撰文指出,商業銀行發展普惠金融必須解決一個問題,即如何借助大數據和互聯網技術,實現批量化、專業化的金融服務模式,降低邊際成本。

顯然,大數據和互聯網技術正是螞蟻金服的優勢。

在螞蟻金服平臺產品技術部首席技術官程立看來,螞蟻金服和傳統金融機構之間的關系是互補的關系。這種互補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底層平臺和金融業務的互補,傳統金融機構更擅長金融業務本身,而螞蟻金服則更擅長做底層的平臺。二是在市場細分上的互補,傳統金融機構更適合服務高端和中端的客戶,而螞蟻金服則會更多服務低端、小微、長尾的用戶。


 
 
[ 頭條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頭條
點擊排行